昔日虹镇老街居民生活大变样

  原标题:奔向美好!虹口人这样点亮了自己的新生活!

1

  嘉兴路街道张桥居民区书记陈子明常常能路过“瑞虹天地”这片活跃的社区商业体,作为一名多年泡在虹镇老街旧改地块上的居委干部,他对这片“曾经的棚户区”总是会多留意一些,偶尔,这里昔日的模样也会跳到眼前——一线天的小路、局促的房间,拎着马桶的人……

  不过20余年,市中心最大的棚户区虹镇老街消失殆尽,近年来,成片的旧里也在本区旧改方式的不断创新中,陆续按下了“删除键”。故土在时光中脱变,那些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的生活又如何呢?

  1 “旧日子”翻篇

  收拾衣服、水杯、零食,十一假期期间,62岁的郭瑞蓉报了“贵州双飞”旅行团,马上又要出远门了。自从旧改后,郭瑞蓉爱上了“出门走走”,而在以前,这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休闲活动。

  1982年,25岁的郭瑞蓉嫁到虹镇老街附近的张桥路。在郭瑞蓉印象中,只要下暴雨,一会儿功夫,家中的木头凳子和椅子就会漂起来。四周邻居都在“拷浜”,几个人结为一伙,在家里用脸盆或者畚箕,将屋子里这边的水“拷”到屋外面去。住在张桥路几十年间,郭瑞蓉不敢与家人出远门,担心家中无人,万一遇上下雨,房子就要遭殃。

张桥旧照

张桥旧照  

  对于郭瑞蓉描述的场景,张桥居民区陈子明再熟悉不过,在嘉兴社区当了17年小巷总理,陈子明有一半的时间在旧改地块度过。外人常拿来比喻棚户区居民生活的形容词“水深火热”,在陈子明的眼中,,一点儿也不夸张。有时候,一场普通的雨落下,棚户区就成了“深水池”,居民家中的积水深度到脚踝边上,住在底楼的居民都会预先拔掉家用电器插头。

  随着旧改,“水深火热”的日子翻篇了。2017年,一搬进两室两厅的新家,郭瑞蓉就动了出趟远门的念头。去年,她和老公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玩了几天几夜,在鱼尾狮雕像前拍了好几张搞怪的照片。后来,郭瑞蓉出门玩得心思越来越活跃,每个月,她都要和老同学、老同事相约,去上海周边古镇、农家乐玩上两三天。

  如今,无论去哪里,去多久,郭瑞蓉都不再为天气发愁了。

  2 告别陋室蜗居

  基础设施薄弱,让下雨天成了棚户区居民的集体心事。局促的居住环境,也让人与人之间的摩擦与日俱增。

  在陈子明多年的工作经验中,每到夏天,他总要和110民警多打几次照面。“十个报警电话里,最起码有八个是为了装空调。”棚户区房子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裸露的空调外机将热风直接吹进对门房间,让不少人为此吵翻天甚至大打出手。

  人多地方少,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成了家家户户的常态。这一点,居民金春兰深有体会。29岁嫁在门口,金春兰就过起了与公婆、丈夫大哥一家同处一栋楼的生活。

  无论是水龙头,还是灶台,用起来都讲个先来后到。最让金春兰烦心的,是在阳台上晾衣服。家中四楼阳台空地少,衣服一多就晾不下。

一户张桥居民的厨房

一户张桥居民的厨房 

  金春兰经常只能到马路上找空地,拉上一根绳子,把自家的衣裤晾晒了。

5

张桥居民的生活场景

张桥居民的生活场景 

  如今,金春兰一家三口住在了场中路一套两室户里,新家煤卫独立。

7

  彩虹湾三期红馥里居民入户登记首日,拿到新房的居民们以跑步游戏形式迎接即将到来的美好新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