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供应链中断风险,全球医疗保健公司开始评估疫情造成的损失

  现在要想具体了解病毒会给医疗保健公司的业务造成何种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投资者应该对此保持密切关注,因为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病毒会带来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可能不会轻易消退。

  美国医疗器械公司波士顿科学(Boston Scientific, BSX) 2月初估计,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给该公司的销售额造成1000万美元至4000万美元的损失。

  对于预计今年销售额约为120亿美元的波士顿科学来说,这个数字并不算太大。但从中可以看出这样一个问题,随着病毒的蔓延,全球经济受到的影响开始显现。

  病毒爆发后,航空股和石油股在1月底立刻受到重创,但对其他领域的企业来说,病毒带来的影响更像是美国劳工节假期期间的交通堵塞,是逐渐加剧的。医疗保健公司受到的影响体现了许多跨国公司面临的风险

  以销售医院和其他医疗机构使用的医疗设备的波士顿科学为例,该公司预计,病毒蔓延地区取消外科手术以及供应链中断可能会给公司的收入造成冲击。

  波士顿科学在一份声明中称,“中国的医疗卫生系统正在集中力量控制病毒的传播。虽然目前还处于早期观察阶段,但我们预计所有非紧急医疗器械的需求都会下降。”

  这些问题在整个医疗保健领域都可能反复出现。药品供应链依赖于中国工厂,医疗器械公司、制药公司和高端生命科学工具制造商的销售额中依赖于中国买家那部分的比重也在上升。

  几家医疗保健公司在2月初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普遍表示,现在要想具体了解病毒会给它们的业务造成何种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投资者应该对此保持密切关注,因为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病毒会带来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可能不会轻易消退。

  “我认为目前投资者低估了病毒造成的疫情给中国带来的影响,而且高估了给美国带来的影响,”金融服务公司Raymond James分析师克里斯·米金斯(Chris Meekins)说;米金斯曾担任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负责防范及应对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对于所有依赖中国供应链的人来说......我认为人们需要认真、深思熟虑地看待潜在影响。”

  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的传播速度非常快,2月7日的确诊病例已经是2月1日的2.5倍。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情况则没有那么严重:截至2月7日,感染人数约为300人,较2月1日的132人有所增加。(编者注:截至2月10日15:55,中国内地确诊人数为40235人,海外确诊人数为378人。)

  为了控制病毒的传播,中国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疫情爆发中心武汉市及其周边省份湖北省已经封城。

  中国各省都延长了春节假期,,其他国家也实施了旅行限制,美国禁止部分旅行者入境,并对其他一些旅行者实施了隔离。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医学中心的流行病学教授斯蒂芬·莫尔斯(Stephen Morse)说,“虽然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很强,但在全球大部分地区仍然被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能坚持多久,现在还无从得知。”

  米金斯称,他认为在美国出现多个病毒群的可能性为15%,在美国出现重大疫情的可能性为5%。“我认为美国政府迄今为止在防控方面做得非常好,”他说。

  在医疗保健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分析师们向公司高管提出了有关病毒的问题。对制药公司而言,它们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供应链上,这是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处方药活性成分生产国之一。

  默克(Merck, MRK)首席执行官肯·弗雷泽(Ken Frazier) 2月5日接受《巴伦》采访时说,“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公司供应链中断的现象,但问题是,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 ”

  赛诺菲(Sanofi, SNY)首席执行官保罗·哈德森(Paul Hudson)表示,无论是销售是否会下滑还是供应链是否会中断,公司受到的影响都“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久”,他称。

  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公司可能会面临更为紧迫的问题。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特别是对于像安捷伦科技(Agilent Technologies, A)这样的生命科学工具生产商而言。

  瑞银(UBS)分析师丹·布伦南(Dan Brennan)说,“就生命科学工具行业而言,该行业公司销售额来自中国的部分占到10%左右。”对于该行业一些大型公司来说这个比例要更高。“这些公司销售的产品非常符合中国经济的需求。”

  这可能意味着这些公司会遇到麻烦,因为病毒影响了它们在中国的研究工作。布伦南说,“如果科学家们不能到办公室去做研究,那么公司业务的开展将受到不利影响。”

  在截至2019年10月31日的一年中,安捷伦19%的净收入来自中国。由于安捷伦2月18日将发布财报,目前处于静默期,因此该公司没有就此问题发表评论。

  其他一些公司没有谈到多少这方面的问题。另一家生命科学工具生产商丹纳赫(Danaher, DHR)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称,病毒可能会对销售产生影响,但该公司希望到了今年晚些时候能够抵消这一影响。丹纳赫首席执行官托马斯·乔伊斯(Thomas Joyce)在会上说,“我们持乐观态度。”

  这些公司能否持续保持乐观取决于中国限制病毒传播的能力。中国政府可能需要做一些重大决策,既要控制病毒的蔓延,也要控制封闭管理造成的损失。

  “中国想要阻止病毒的传播就必须对湖北省实施封闭管理......至少一直到2月底,”Raymond James的米金斯说。“中国需要在实施封闭管理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否会超过病毒蔓延的可能性带来的损失这一问题上做出判断。”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2月7日报道“How Big a Hit? Health-Care Companies Try to Gauge the Costs of Coronaviru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巴伦APP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