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竞选盯上“富人税”

美国总统竞选盯上“富人税”】当亿万富翁开始倡导征收“富人税”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了,尤其是亿万富翁还准备竞选新一任美国总统。时间进入2月,2020年美国大选的初选选战便已经拉开序幕,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纽约前市长、彭博社创始人布隆伯格已经加入了征收“富人税”的队伍。当经济和税收成为大选的中心议题时,可以肯定的是,这场关于“富人税”的博弈只会越来越激烈。(北京商报)

  当亿万富翁开始倡导征收“富人税”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了,尤其是亿万富翁还准备竞选新一任美国总统。时间进入2月,2020年美国大选的初选选战便已经拉开序幕,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纽约前市长、彭博社创始人布隆伯格已经加入了征收“富人税”的队伍。当经济和税收成为大选的中心议题时,可以肯定的是,这场关于“富人税”的博弈只会越来越激烈。

  媒体1日的报道称,亿万富翁布隆伯格在当天公布了一项税收计划——将取消美国总统特朗普给予的企业税收优惠,并对年收入超过500万美元的人额外征收5%的“附加税”。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布隆伯格以555亿美元的财富排名第9位,而特朗普排名715位,身价为31亿美元。

  按照布隆伯格竞选团队的说法,这项计划将产生大约5万亿美元,足以为布隆伯格的各项改革举措提供资金,包括他的医疗计划、教育、应对气候变化以及超过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而该计划只会影响到不超过0.1%的纳税人。

  0.1%的数据意有所指。去年2月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超级富豪阶层拥有的财富已经达到了上世纪20年代以来的“最大值”,即前0.1%的富人拥有全美接近20%的财产。

  美国学术界也普遍认为,贫富差距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税制容许富豪将大量资产存放在海外避税,因此有必要对他们另设新税。

  而促使布隆伯格加入征收“富人税”队伍的直接原因则在特朗普那里。据了解,布隆伯格和温和派候选人拜登一样,都认为特朗普2017年的减税政策做得有些过头,在特朗普将美国企业税从35%降至21%后,他们都希望将此税率提高至28%,而特朗普减税政策使高收入家庭的税率从39.6%降至37%。

  早在2017年,就有独立专家对特朗普减税计划的首次详细分析显示,从减税中受益最大的将是美国最富有的阶层,而许多中等偏高收入人士将面临增税。就连美国财长姆努钦也曾表示,共和党的税改计划将包含对富人的税惠措施,而在特朗普的承诺中,税改计划不会让富人受益。

  在布隆伯格之前,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也计划对净资产在5000万美元到10亿美元之间的家庭每年征收2%的“财富税”。对于任何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家庭,这一比例将上升到3%。随后,沃伦又建议,将后者的税率从3%提高至6%。

  美国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甚至提出了更激进的主张,他打算对财产超过320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1%,随后税率逐步递进,对财产超过100亿美元人群加税8%。就连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曾公开表示支持对富人征税的做法。值得注意的是,据《纽约时报》统计,自2000年以来,希拉里和比尔·克林顿夫妇通过演讲和出书已挣得超过1亿美元。

  但在反对者眼里,“富人税”则违反美国宪法第一条对直接税的规定,就连曾经支持“富人税”的比尔·盖茨也曾改变态度,称“富人税”会破坏社会激励机制,对于经济发展起到反作用。美国最大在线券商嘉信理财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查尔斯·施瓦布也称沃伦提出的“财富税”会使富人失去创造财富的动力。

  《文汇报》曾指出,如果说特朗普的排外及保护主义主张是共和党草根支持者针对经济及民生问题所选择的道路的话,富人税则是民主党草根阶层对同一问题所选择的解决方案。而目前,经济和税收也已经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心议题,在“富人税”这个问题上,对获得低收入人群支持的效果可想而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民主党目前主要的支持者并不是富人集团,也不是华尔街的人,所以民主党的政策倾向还是比较明显的,民主党代表的还是非富人,或者知识分子,而这些人普遍对贫富差距有所不满。